成為新風潮和硬通貨 漢服熱襲來

2019年07月23日 08:04    來源:中國青年報    實習生 郝詩卿 記者 李晨赫

  原標題:漢服熱襲來

  “漢服不是一瞬間火起來的,而是那些披著床單的人長大了”,一些愛好者在被問及為什么會喜歡穿漢服的時候這樣說。

  天貓《2018年漢服消費人群報告》顯示,2018年購買漢服人數比上年增長92%。

  漢服,這一漢民族傳統服飾的統稱,直到明末清初一直不斷發展和改良。而如今,又在年輕人的生活中占據了意想不到的位置。

  漢服也成了新風潮?

  26歲的教育科研從業者樓影,盡管“入坑”漢服圈僅有一年多的時間,但是她的日常穿著已經完全被漢服占領,平日里幾乎看不到她穿“三次元”的普通人會穿著的衣服。打開她的衣柜,滿滿當當的各式各樣的漢服。她覺得金貴的漢服,在清洗了之后還會整整齊齊地疊好,重新包在袋子里。

  如今,樓影已經購買了二十幾套漢服。樓影調出她在一家淘寶店鋪的會員等級,上面顯示她在這家店共完成了16筆交易訂單,共消費了7404.74元。“漢服圈里有錢的人太多了,像我這種消費水平,買的漢服基本上都是便宜或者靠中檔的,買過最貴的一套也就是一千多塊錢。但一千多塊的漢服也只是普通中檔的而已。”

  在樓影認識的朋友中,不乏為了一件絕版裙子花費上千塊購買的人。年齡21歲卻已經“入坑”4年多的賴賴就是這樣的漢服圈“大佬”級別的人物。賴賴已經不再滿足于購買適合日常穿著的漢服了。“現在只要我聽說有快要絕版的漢服,或者是比較有名的店鋪上新,有喜歡的我就毫不猶豫的買下來。光今年一年我已經買了十五套漢服,我收藏的絕版漢服已經有三四十件了”。她告訴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最貴的一套漢服大概七八千元。

  樓影身處于漢服浪潮中心城市的成都,天貓《2018年漢服消費人群報告》顯示,在購買漢服最多的城市TOP10中,成都排名第一。在這里穿著漢服行走的她不會在路上收到太多異樣的目光。

  有些漢服愛好者則沒她這么順意。

  陳久笙今年16歲,現在擁有五套漢服。雖然第一套漢服是家人出錢她自己選擇的款式,但這過程可并不簡單。最初,家人不建議她穿出門去,認為不適合穿上街。陳久笙給家人發了很多條微信。她說:漢服不是古裝,也不是唐裝,更不是奇裝異服,是一種文化。家人說漢服是“冒名堂”,讓陳久笙很生氣,她希望家人接受這種文化,即便不喜歡,也是不喜歡衣服本身,而非這種行為。不久之后的清明節,她和媽媽去街上玩,碰到很多穿漢服的同袍,陳久笙趁機說服了媽媽。

  漢服越來越多地出現在畢業拍攝、旅行拍攝、寫真攝影等作品中,甚至走進了日常生活。

  漢服也成硬通貨?

  淘寶店鋪“卿如許”制衣的老板小孫之前是攝影師,幫顧客拍了不少漢服造型的照片。他發現不少漢服太貴,于是開始買布、做衣服,成為平價漢服賣家。

  小孫的感受并不偶然。盡管現在100-300元之間有很多可選擇的漢服,但漢服“高階消費”也并不罕見。

  淘寶店鋪“錦瑟衣莊”的一套名為“九霄步天歌”的漢服整套購買下來需要3960元,并且客服聲稱為了保證質量店鋪不接急單,且一套衣服的工期為120天(節假日不包含在工期之內)。

  在漢服交易平臺明華堂的官網上,一套漢服可以高達一萬元以上,且并不是交錢就有貨。

  官網公告稱,截至今年7月19日,工期已經排到了2020年12月下旬。更多店鋪打出限量的招牌。

  此前,道定漢服元素生活將即將上架的一款“鴨蛋青”道袍設置為限量發售,引起了網友聲討:漢服也饑餓營銷?

  如此高昂的價格和漫長的工期,卻并不代表最完美的質量保證。去年,明華堂的漢服做工被頻頻爆出“翻車”現象。B站up主“十音Shiyin”在其2018年12月29日上傳的視頻中提到,其在明華堂花費5450元購買的翔鳳云肩織金短襖加棗紅獅子戲球馬面,經歷了漫長的10個月的等待才拿到手,卻發現衣服存在“炸褶”的做工問題。

  在漢服的高端品牌中,出現過問題的不只明華堂一家。今年年初,“裁云集傳統服飾”爆料稱,“漢客絲路”抄襲其在2014年左右上架的仿孔府遍地金。但緊接著,裁云集又被人爆料其滿地金底襕存在擦邊現象。

  道定漢服元素生活告訴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漢服生產一般有三種形式:一是根據定金預定;二是提前預估市場,進行小批量現貨準備;三是全部賣現貨。道定實行的是第二種方式。

  這也是不少漢服愛好者的選擇。等待時間不會太長,先看到買家秀,也可以重新考慮是否真正喜歡。

  “鴨蛋青是我們經過市場預估,事先確定一個大概的量,并且提前安排生產計劃才決定將其限量發售的。一件新的款式,需要大量的時間,并不是說買家下了定金,我們統計完數據就能立刻開始生產的。要根據銷量,我們去定制面料、定位印花、裁剪、繡花、制作等等,每個步驟都需要很多的時間。”

  盡管道定漢服元素生活的店鋪掌柜道定這樣解釋,但仍有網友不買賬。店鋪在今年7月16日發出微博,對此次上新的鴨蛋青道袍限量做了說明,并決定如果該條微博轉發超過一千,則鴨蛋青道袍將不會限量發售。

  在二手交易平臺閑魚上,賣漢服的也不在少數。“退出款”、“絕版款”的字樣隨處可見,甚至還有商家提出“包貨”的購買方式。即想買到一件衣服,要搭配購買其他非暢銷款。如果前者是一千元,后者總價可能要達到六七百元。

  山貨和正品各有擁躉

  趙瓊因為漢服鬧過笑話。為了拍照,她在淘寶上找了一間銷量高、價格還不貴的店鋪,拍下一件漢服。衣服穿出門拍了照片,發在社交網站上,才發現自己這件漢服是件“山貨”。

  此后,趙瓊更加留意漢服和文化的匹配度。她發現,百度漢服貼吧經常有人滿心歡喜地穿著自己喜歡的漢服上傳照片,卻因為是山貨被網友批判得體無完膚。

  在一些領域,是否愿意花更多的錢買正品,是檢驗一個人是否是“真愛”的法寶。但對于一些漢服愛好者來說,山貨和正品,似乎不是評價喜愛程度的最高標準。

  樓影的第一件漢服也僅僅花了198元。雖然和一些完全尊重傳統文化的漢服相比,這件衣服被改良得更為日常,不是絕對的“正品”,但這件衣服卻為她打開了漢服新世界的大門。盡管在此之前她也知道漢服的存在、看見有人穿過,但是在自己真正穿上漢服后,她才開始主動了解到與漢服有關的的各種知識。

  “知道了漢服通常意義上并不單指漢朝服飾,而是指漢民族傳統服裝,包含的朝代從黃帝垂衣裳而天下治一直延續到明末清初,其中又以漢、唐為主流;接觸到襦裙、衫裙、褙子、宋褲、明制襖裙衫裙、馬面裙……各種款式。”樓影說,看到這些年漢服越來越火,她發自內心高興。

  “女性漢服迷消費漢服大多是出于對漢服古典審美的追求,而男性漢服迷則會受到更多因素的影響,包括電視劇、游戲、小說等等,但男性漢服迷追求的更多的是對傳統的回溯。”西南交通大學王心妍在《探索漢服與漢服迷群的符號傳播》中這樣寫道。

  提到山貨和正品,樓影能說整整一晚上。山貨有的是做工粗糙,有的是高仿。不一定所有消費者都分辨得出來究竟哪個是正品。而隨著大家抵制山貨,支持正店,正店的價格越來越高不說,有的商家也越來越不用心了。

  “用心做設計,用腳做漢服。”樓影說,有的商家為了沖銷量,會用窗簾布一樣的布料去做服裝。盡管這樣是正貨,可是又怎樣呢?

  陳久笙則是另外一種看法。她告訴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穿山貨的人有個專有名詞:穿山甲。“貪便宜是人之常情,但我不太贊成穿山貨的行為。”

  (文中青年消費者均系化名)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邵希煒 )

成為新風潮和硬通貨 漢服熱襲來

2019-07-23 08:04 來源:中國青年報
查看余下全文
澳洲幸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