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圖書館搶救散落各處的少數民族古籍

2019年11月13日 08:01    來源:人民日報    張帆 李茂穎

  核心閱讀

  云南是我國世居少數民族最多的省份,卷帙浩繁的文獻古籍記載了這方水土燦爛的歷史文化。然而,收藏分散、跨越地區廣泛,以及少數民族特有的裝幀方式、造紙工藝等,為古籍的保護與搶救帶來了挑戰。

  從2008年開始,云南省圖書館組織工作人員及志愿者深入各邊遠地區,摸清古籍家底、修繕珍貴典籍,讓這些資源能夠服務大眾閱覽和學術研究,煥發出新生機。

  

  埋藏在山體巖洞內的藏文經書,栩栩如生的東巴象形文字古籍,蘊藏著傣族歷史、地理、語言等大量信息的傣文貝葉經……在云南省圖書館,珍藏著一大批版本珍貴的少數民族古籍。

  作為我國世居少數民族最多的省份,云南厚重又燦爛的歷史文化,留下了卷帙浩繁的文獻古籍,各類古籍存量已逾百萬冊。從2008年開始,云南省圖書館的古籍普查工作人員就深入云南各邊遠地區,對散存各處的各民族文字古籍進行登記,對瀕臨消亡的珍貴典籍進行修復。

  絮化、水浸、火燒、煙熏……每一本珍貴的古籍身上都刻印著歷史打磨的痕跡。獨特的造紙工藝、裝幀手法更是云南少數民族文化與傳統中原文化相交融的杰作。修繕復原的古籍,成為云南豐富民族文化歷史資源的見證,也為已經有110年歷史的云南省圖書館再添一份厚重。

  摸清“家底”,動員社會力量參與其中

  翻開一本薄薄的古籍,仔細地記錄下書籍的行款等各項信息。“整個房間里翻書的聲音此起彼伏,卻意外地讓人覺得安靜。參與普查工作,親身體驗到的古籍和想象中的有很大不同,讓我真正地感受到歷史、文化的美。”提起古籍普查工作,云南大學學生何俊印象深刻。

  為了破解項目資金缺乏、專業人才不足的問題,云南省圖書館與云南大學、云南省中醫藥大學等高校合作,引入學生志愿者,動員他們參與到古籍普查工作中。何俊和其他40多名同學,就在今年暑期成為志愿者。

  “在正式開始工作前,古籍著錄、古籍書影拍攝等具體的工作流程和技能,都有專業的老師進行培訓。”何俊回憶道,在老師的帶領下,一個工作小組每天要完成差不多上百冊的古籍信息錄入。當那些焦黃、帶著蟲蛀痕跡,甚至有些已經脫封的書頁擺在面前的時候,何俊和她的同學們體會到了紙張背后的分量。

  記載著木氏土司詩文的《玉湖游錄》、古代典籍《穆天子傳》……每一本都讓人贊嘆不已,“這個工作找回的是歷史記憶,提取的是文化價值,如果有機會,我希望畢業以后可以成為一名真正的古籍保護人。”何俊說。

  長期以來,大量古籍散落于地方的圖書館、博物館和寺廟。收藏分散、跨越地區廣泛,給少數民族古籍的保護與搶救帶來了困難。為了對這些珍貴典籍進行搶救性挖掘和修復,云南省圖書館分期、分批組織古籍修復志愿者深入各地開展少數民族古籍調研,力圖摸清“家底”。今年暑期,22名傣文專家、學者、社會各界古籍保護愛好者,作為志愿者奔赴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在全州開展傣文古籍普查工作。

  “動員最廣泛的力量參與到古籍的保護工作中,更有利于增強這項文化事業的傳播力與影響力。”云南省圖書館歷史文獻部主任計思誠說。從2012年開始,云南省圖書館共舉辦了20余期各類型全省古籍工作培訓班,受訓人員約1920人次,大大提高了古籍普查工作的整體水平和普查效率。目前,云南全省共完成古籍普查登記3.7萬部,近25萬冊。

  以干代訓,為地方培養實用專業人才

  2010年,云南迪慶藏族自治州一處山崖絕壁的巖洞內,一批長期封存的藏文佛典被人發現。經過認真挖掘,考察隊共搶救出2285葉藏文佛經,后被稱作“納格拉洞藏經”。

  “10多個箱子里堆放著殘破的古籍,火燒的痕跡讓書頁都粘連在一起,上面滿是泥土,需要立即進行清理。”第一時間趕到的楊利群回憶,他是云南省圖書館的古籍修復專家,但是類似藏文古籍的修復在國內并沒有先例。

  2014年,“納格拉洞藏經”修復項目正式啟動,然而古籍修復人才缺乏,只能通過“以干代訓”的方式,手把手地培養專業人才。挑大梁的正是楊利群,“沒有先例就自己想法子,沒有人就自己培訓出人。”

  “地方少數民族古籍修復的難點主要在修補用的紙張,還有少數民族特有的裝幀方式。”楊利群說,修復的第一步就是要找到合適的紙樣,然而遍尋貴州、安徽等地,卻依然無功而返。“一些民族有自己特有的造紙工藝,里面一些天然的原料有防蟲蛀功能。”楊利群說。

  為確保古籍修復的質量,楊利群和他的團隊就地取材,尋找狼毒草提取原液,進行手工造紙,研究出了一套可行的創新修復方案。歷時4年,這套珍貴藏品修復完成,正式面世。

  參與這一工作的除了少數專家,大部分都是來自地方區縣的志愿者。“我們都是一邊學一邊干,古籍修復有共性,也有個性,而大多數古籍的挖掘,第一現場都在基層,帶著技術回去,可以彌補基層沒有古籍修復力量的缺陷。”大理巍山彝族回族自治縣圖書館的志愿者陳春艷全程參與了“納格拉洞藏經”修復的志愿工作,談到感受,直言“取的經還不夠”。

  除了藏文,云南省圖書館古籍保護中心還在彝文、東巴經、傣文等古籍的裝幀形式、紙張特性、版本價值、修復技法上進行了探索。更為重要的是,許多典籍都是第一次創新性的修復。“可以培養一大批地方人才,對今后少數民族古籍的修復具有重要意義。”楊利群說。

  借助技術,尋找古籍活化保護新路徑

  修復室里,工作人員正在逐頁掃描古籍。現代技術的不斷發展,為古籍保護與傳承提供了新的模式和路徑。

  目前,云南省圖書館對館藏的2000余種4600余冊地方文獻、481種2110冊館藏古籍善本進行數字化加工,制作成電子書,在局域網及互聯網上免費給讀者使用。對館藏的1600余種云南地方碑刻拓片進行數字化加工,至今已完成1522種、6157頁拓片,云南省拓片數據庫正在完善。“合理保護、開發和利用古籍,就是要讓這些資源能夠服務大眾閱覽和學術研究,這是我們圖書館的使命,也是我們‘服務社會,傳承文明’的最好注腳。”云南省圖書館館長王水喬說。

  有文字的古籍要保護,沒有文字的古籍也要保護。“云南省沒有自己文字的民族很多,許多歷史故事都靠民間藝人口口相傳。”王水喬介紹,現在這些民間藝人僅剩下500多人,少數民族口傳古籍面臨著巨大的傳承危機,普查整理和搶救保護的難度更大。

  在多年的調研奔走下,云南確認4萬余種口傳古籍,內容涵蓋民間故事、史詩歌謠、神話傳說、諺語俗語等,其中1萬余種口傳古籍在挖掘下煥發出新生機。除了盡快完成現有古籍的記錄整理和出版,工作人員還爭取在各民族聚居地區建立少數民族古籍傳承基站,培養培訓一批少數民族古籍傳承人。

  更讓人欣喜的是,這些少數民族古籍、館藏的碑刻拓片、滇劇等非遺文化的傳承和搶救保護,都在借助互聯網、大數據、云服務等技術手段,真正實現“活”起來。除了傳統的古籍普查、修復等活動,云南省圖書館在逐步加強地方民族文化保護與展示,開發數字化圖書借閱、VR圖書互動、文化創意產品等“新功能”。“不僅是‘活’起來,還要‘火’起來。這才能實現文化傳播的效果。”王水喬說。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李冬陽 )

云南省圖書館搶救散落各處的少數民族古籍

2019-11-13 08:01 來源:人民日報
查看余下全文
澳洲幸运彩开奖结果 腾讯分分彩走势图官方 排列五走势图带坐标 华东15选5 秒速时时彩稳赚技巧 黄金城棋牌9915 雷速体育手机版下载安装 为什么大乐透不现场直播开奖 杰克棋牌新版下载 申城棋牌真人斗地 皇家娱乐城 北京快乐8是正规的吗 重庆时时彩 七乐彩规则及玩法奖金 聊城赚钱行业 天天乐app下载 排列五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