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類型片觸摸現實如何叫好又叫座 有三個原則

2019年11月13日 08:31    來源:文匯報   

  原標題:國產類型片觸摸現實如何叫好又叫座——從近年來國內外一批影片探析現實題材類型電影的創作原則

  從去年的《我不是藥神》到今年的《少年的你》,一段時間以來,國產電影嘗試用類型觸摸現實并獲得較好的社會效益與市場效益,引發關注。借助類型電影,現實題材的嚴肅社會議題可以引起更廣泛關注和深入討論,甚至可能帶來真正的現實改良;而現實題材更多進入類型電影,也為類型電影提升思想力量和藝術水平帶來契機。韓國電影《燃燒》就是因為現實議題的大量進入,讓青春片類型在思想與藝術上都有了很大的提升空間。

  由此可見,現實題材類型電影不僅有相當的商業價值和社會價值,甚至對電影的藝術提升都可能帶來助力。但現實題材與類型電影并不是天然就能融合成叫座又叫好的佳片。考察中外一些成功的現實題材類型電影,其創作還是有一定原則的。

  原則一:

  重視對類型愉悅的操作

  類型電影的一個突出特點在于它具有文化二元性特征,其中吸引觀眾的往往是一些反文化規范的內容,它們就是類型電影所提供的類型愉悅。間諜片中的欺騙、愛情片中的激情、冒險片中的危險等都屬于類型愉悅內容。類型電影總是先讓觀眾進入某種文化禁區,體驗正常生活沒有的感情,然后又在最后將觀眾帶回社會道德的安全地帶。而且類型愉悅表達越充分,最后的道德回歸對觀眾的沖擊力反而更強,影片對觀眾的吸引力也更大。

  對于現實題材類型電影來說,是否能夠操作好類型愉悅尤其重要。因為現實題材往往意味著要處理比較尖銳的社會問題,容易產生相對沉重的觀影體驗。類型愉悅則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與嚴肅現實問題形成互補,調節觀眾的觀影體驗,將觀眾真正吸引進電影之中。

  《我不是藥神》的題材就十分沉重,但影片前半段非常重視對不同類型愉悅元素的使用,比如夜店橋段的性感元素、砸賣假藥場橋段的狂歡元素、追逐黃毛橋段的緊張元素、會見牧師橋段的戲謔元素等都為觀眾的觀影增添了很多樂趣,將觀眾牢牢吸引在劇情發展之中。《少年的你》在陳念到小北住處初次過夜橋段,以頗為喜感的方式處理青春片的激情元素、在魏萊之死橋段也巧妙利用懸疑片的懸念元素,這些都對校園欺凌題材帶來的壓抑感進行著一定的調劑。

  泰國電影《天才槍手》在操作類型愉悅上更有創造性。該片以亞洲SAT考試作弊案為題材,其中涉及貧富不均和教育腐敗等社會問題。但影片通過將青春片和特工片的類型愉悅元素進行融合,將特工片慣常采用的驚險元素加入到青少年考試作弊行為之中,將作弊過程拍得驚心動魄,扣人心弦,讓觀眾在觀看女主人公高超的作弊技巧中體驗到極大的心理快感。在最后15分鐘,影片再通過道德重建進行反轉,觀眾既充分享受了類型愉悅,最終又安全回到了社會道德的規范之中,并為女主人公的成長而感動。

  原則二:

  少講理,多調動觀眾情感

  現實題材類型電影雖然會觸及大量的社會議題,但從一些成功的影片來看,反而應該盡量減少講理的內容,而在調動觀眾的情感投入上下功夫。因為如果未能在觀眾和主人公之間接上一根情感紐帶,那么觀眾就無法進入影片,也就感覺不到任何東西。而如果能夠激起觀眾與主人公的共情并產生移情作用,反而能夠有效地將觀眾的注意力導向對影片重要社會議題的關注。

  《我不是藥神》就是通過出色的人物塑造引導觀眾對主人公程勇的情感投入。首先,影片一開始就將程勇的個人困境和逐利欲望進行細膩的刻畫,將他塑造成既有缺陷又有可愛之處的人物形象,這使得他很容易讓觀眾產生移情,獲得觀眾的認同。當觀眾移情于他,就會設身處地去追尋他的欲望和痛苦。電影再通過情節設置讓他陷入兩難選擇的人性困境。所謂兩難選擇,一是不可調和的兩善取其重;二是兩惡取其輕。在這種真正的人性困境中,他的艱難選擇又進一步加強了觀眾對他的情感投入。程勇最后的蛻變也讓觀眾跟隨他完成了一次人性的考驗和精神的升華。影片的這種情感力量才是推動電影上映后形成全社會對高價藥討論熱潮的最大動力。

  《少年的你》則通過獨具匠心的人物鏡頭設計帶動觀眾的情感投入。曾國祥導演對此有很自覺的意識:“你把演員放在鏡頭里面,觀眾一定是需要很想看這個人。做演員其實有一點不公平,就是鏡頭喜不喜歡你,這是很微妙的。我覺得他們(周冬雨和易烊千璽)有這樣的魅力。”影片不惜筆墨地采用大篇幅手持中近景鏡頭和特寫鏡頭來表現兩位主人公的臉部情緒變化,兩位演員由此呈現大量帶有內在情感的表演。在影片后半段更是多次對他們的面部特寫進行工整的交替剪輯,從接受審訊時的默契、探監時心有靈犀的交流,到最后囚車中兩人釋懷后的共同成長,將兩個少年之間的情感鏈接強烈地表達出來。同時還巧妙利用環境因素配合臉部特寫來加強這種情感表達的濃度,比如探監場景時利用玻璃呈現的兩人面部特寫的疊映,囚車場景時利用陽光投射在面孔上等。這些雙人交替的臉部特寫對觀眾情感構成了一次又一次沖擊,讓觀眾深深沉浸于兩個少年之間的真摯情感之中,成為這部電影最打動人的地方。

  原則三:

  現實議題的含蓄嵌入

  如果說,類型愉悅是一部成功現實題材類型電影的表層裝飾,情感表達構成其核心內容,現實議題則應成為此類影片的底色。所謂底色,一是指影片必須包含對嚴肅社會議題的正面關注和表達,而不僅僅只是使其成為一種噱頭和點綴;二則是指現實議題以一種相對含蓄的方式來呈現,反而能達到更好的效果。

  韓國電影《燃燒》所呈現的韓國社會問題眾多,但它采用青春片慣常處理的親情、愛情與友情關系作為嵌入眾多社會議題的工具。從親情關系來看,戰爭創傷、農村經濟凋敝等諸多歷史和現實問題是通過鐘洙和海美家庭成員之間的疏離關系和憤怒情緒呈現出來的。從友情和愛情關系來看,鐘洙、海美和本之間的三角戀關系更是包含諸如階層對立、城鄉對立、性別對立、思想觀念對立等深刻的社會內容。

  陳可辛執導的《親愛的》則是巧妙利用人物形象來嵌入社會議題。電影中所有的人物都或多或少承擔著某種社會符號的作用。離婚夫妻田文軍和魯曉娟是人口遷徙頻繁的中國當代夫妻的典型符號;韓德忠形象顯然是一個新富階層的代表;高夏在電影下半段的出現也是精心設計的一個文化符號——這是一個在大城市努力打拼,拼命向上爬,甚至有些不擇手段的年輕人。由此,這部電影以尋親為紐帶,對家庭關系、城鄉發展等中國當代普遍關注的社會議題都進行了一定程度的思考。

  《少年的你》則是把電影語言作為嵌入社會議題的方式。高考這個重大的社會話題始終隱含在故事的隱性層面,但影片對高考場景使用的鏡頭語言又在試圖將這個話題的討論帶到觀眾面前。高考校園以封閉式空間、分割式空間和利用樓梯等形成的斜線構圖、井狀構圖等空間形式來呈現,傳達出緊張的氛圍。高考場景以記錄鏡頭呈現,參加高考的學生鏡頭則以整齊劃一的群像方式與我們前面討論的充滿感情濃度的兩少年面部特寫鏡頭構成了強烈的對比。影片最后,當陳念和小北通過直面現實尋找到成長勇氣,完成自我救贖之后,影片又隨之以一段閱卷的記錄鏡頭作為結尾。創作者顯然不斷在提醒觀眾對這個議題以及由它所輻射出的家庭、學校與社會的多種復雜問題的思考。

  總體而言,目前國內電影市場現實題材類型電影創作還處于探索階段,成為市場爆款的作品并不多。但《我不是藥神》和《少年的你》兩部電影的出現已經給市場帶來很強的信心。如果能夠把握這類電影的基本創作原則,加上更多有才華的電影創作者投入其創作之中,其未來的發展還是值得期待的。

  (作者桂琳,為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人文學院副教授)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李冬陽 )

國產類型片觸摸現實如何叫好又叫座 有三個原則

2019-11-13 08:31 來源:文匯報
查看余下全文
澳洲幸运彩开奖结果 湖北三十选五开奖 辽宁福彩网35选7开奖2020 31选7 长春按摩休闲会所论坛 a片在线下载 在线配资平台 15选5基本走势图带连线走势图 中国福彩快乐双彩走势图 热火vs步行者季后赛 股票配资 杠杆 3d图谜彩报 tubo8zozozo zozo jp 上海股票期货配资 3d试机号今天开机 麻生希女教师在线观看 好彩一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