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物 一周數字
地方經濟資料庫

智能手機讓人不再無聊 創造力卻遭扼殺

2013年04月01日 09:35   來源:騰訊科技   
[字號 ]

  騰訊科技訊(瑾瑜)北京時間4月1日消息,科技博客讀寫網日前發布署名為布萊恩·S·霍爾(Brain S Hall)的文章稱,現在智能手機產品無處不在,人們無論何時何地都會拿出手機使用。隨著手機使用頻率的增高,人們無聊發呆的時間越來越少。但正因如此,人們的創造力或許也遭到了扼殺,因為,“無聊是創造性暫停,讓大腦能夠發散思維,發揮其潛在的創造力”。

  以下為文章主要內容:

  我喜歡我的iPhone,不論我去哪里,我都會隨身攜帶。但是我開始擔心,iPhone或許會扼殺我的創造力。

  眾多研究及公認都表明,閑著無聊什么都不做,有利于激發和維持創造力。然而,我們手里的iPhone—事實上,任何智能手機產品—讓我們的思緒一直被那塊小屏幕牢牢吸引住,讓我們不會覺得無聊。而我們的創造力也因此變差。

  《一段“無聊”鮮活史》(Boredom: A Lively History)一書的作者彼得·圖海(Peter Toohey)在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表示,無聊是種體驗,讓人“想要,但是卻無法讓人從中得到滿足的活動。”所以, 怪不得擁有智能手機的我們能夠如此輕易的派遣無聊。我們總是能夠進行一些能讓人滿足的活動,無論這個活動是多么的瑣碎,比如拍一張美食照片、玩一玩《憤怒的小鳥》、在Foursquare上簽到等。

  除了知道這些設備的有害影響,我們或許很無助。回想一下蘋果最新的產品宣傳活動,其完美的詮釋了iPhone為其數億用戶所提供的各類功能和娛樂。任何人都可以使用這款“魔法”裝置,十分簡單、快捷,不分時間和場合。但問題是,這或許并不是件好事,至少,不總是。

  移動“眼罩”

  當然,排遣無聊消除停擺狀態是有其益處。彭博社最近曾報道,包括可口可樂和赫斯特(Hearst)等企業在內的主要廣告商均對其在商店付款處產品貨架日益降低的“沖動消費”銷售額感到擔憂。然而,這不足為奇。現在,人們在排隊等待付款時,都會盯著各自的智能手機。由于這個“移動眼罩”的存在,對于口香糖、糖果或者一些垃圾雜志,人們對這些產品的注意力也就降低了。

  “一直以來,出版商們或許指望無聊的購物者在排隊等待付款時,能夠拿起一本雜志,專注看一篇文章,然后將這本雜志扔到購物籃中,與日常用品放在一起等待結賬。但是‘移動眼罩’出現了。現在,比起看雜志或者一時興起買條口香糖,消費者們更愿意拿出手機發一條短信、刷一刷Facebook。”

  由此看來,這一局,智能手機勝!

  但是,這場勝利是有代價的。在任何空閑時刻、任何地點,將太多時間用于發短信、更新消息、發文刷文和打電話等,我們的大腦一刻不得閑,我們永遠不會跑神,這些影響了我們的創造力,從而限制我們充分發揮潛力。

  “水平思考法之父”兼企業顧問愛德華·德·博諾(Edward de Bono)曾就創新思維撰寫了多本著作。博諾將無聊成為“創造性暫停”,在發呆的這段時間中,大腦能夠發散思維,產生新的輸入和理解模式,讓人們受益。

  相較于成年人,無聊對于兒童或許更加重要。教育專家特蕾莎·貝爾頓(Teresa Belton)博士表示,過多使用電子設備或許會造成兒童“創造性能力發展短路”。其他教育專家也持有類似觀點,認為兒童的想象力和創造力最終都來自無聊。

  今年初,科學類雜志《Science Omega》對無聊的益處進行了檢測。該雜志寫道,“來自英國中央蘭開夏大學(University of Central Lancashire,以下簡稱‘UCLan’)的心理學家為研究無聊的一些潛在益處,進行了調查,結果發現,白日夢能夠提升我們的創造力。”

  UCLan該項研究的首席研究員桑迪·曼恩(Sandi Mann)博士著重強調了無聊在社會中所具備的意義,“我堅信,我們不應懼怕無聊,我們所有人—成年人、兒童、勞動者和非勞動者—的生活中都需要一些無聊。當然,我并不是說為此我們應當讓人們去參加一些無聊的會議,而是允許員工‘宕機’,讓他們可以做做白日夢,讓他們的思緒盡情暢游,這或許將讓企業受益。”

  短期收獲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即通過消除無聊,智能手機能夠為釋放出更多空閑時間,讓人們能夠有時間去尋求更高的追求,更加有效的完成事情。比方說,心理學教授蓋里·馬庫斯(Gary Marcus)就對我們用來打消無聊的兩周主要追求進行了區分。他表示,“無聊是大腦在告訴你,你應該去做一些其他事情,但是大腦有時不清楚做哪些事情最適合。如果你感到無聊,所以就去彈吉他或者烹飪,這些是會讓你感到快樂。但如果你選擇看電視,那么這件事只會讓你在短期內感到快樂,并不能持久。”

  不過,我們通過智能手機進行的操作,大部分都只會讓我們獲得短期快樂。比如,排隊的時候玩會兒游戲;當前排的人掏出錢包準備結賬時,拿出手機趁機刷一刷Instagram等等。

  去年,英國電信運營商O2曾對用戶每天在智能手機上耗費時間的長短進行了調查。調查結果顯示,人們花費很多時間來看手機,每天超過兩個小時,用這些時間來瀏覽網頁、訪問社交網站、玩游戲、聽音樂、打電話、收發郵件和短信等等,沒有人用智能手機學習一門新語言。

  沒有開關

  工作時,企業都常會鼓勵員工們“跳出固有思維模式”,前提條件是,這樣的思維模式將帶來創造力和創新,及更新更好地解決方案來處理現有和即將出現的問題。然而,將過多時間用戶一個“盒子里”—首當其中的就是我們的智能手機—或許意味著,我們最終會限制我們的創造力。沒有空閑的時間讓我們能夠往長遠地思考,沒有時間讓我們與那些先前并不存在的事物建立聯系,沒有時間讓我們的大腦休息,也沒有時間去觀察、聆聽和接受其他事物。

  但是,坦白說,我希望我的觀點是錯的。

  我盯著這塊小屏幕的時間,遠遠高于平均數字。盡管如此,我也不確定我可以“狠下心”關機。

(責任編輯:高斯翾)

澳洲幸运彩开奖结果 天天街机千炮捕鱼下载 甘肃十一选五 中年人赚钱 催乳师怎么赚钱 华彩彩票网址 打工直通车站长能赚钱吗 波西亚时光赚钱货物 大赢彩票苹果 黑龙江6+1 街机麻将 北京pk10走势图大小 福建22选5最新开奖结果 湖北十一选五 跑药赚钱嘛 竞彩足球比分查询 p3开机号今天